db-halfaheart

此虾不在服务区

【巍澜衍生/林风×章远】你是年少的欢喜(下)

Summary:

他的眼睛里有风和整个夏天,把少年人满心的喜欢倒映得清澈又明朗,似乎全世界所有星辰和灯火都比不上他。


Notes:

居白衍生=林风(鼓乐青春)×章远(忽而今夏) 

前文:      后文:番外

完结章。终于tm写完了我废话实在太多……本来是个一发完的文章被我写到2w+……(捂头)






谈话事件发生之后,林风意识到情况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不仅仅是他自己,更加明显的是似乎是老师们对待他的态度,班主任最近看他的次数似乎比过去一年还要多,每堂课都至少有一次点他起来回答问题。

上了高中以来从未在课堂上回答过问题的林风同学觉得又恐惧又有些莫名的兴奋。

他表现得一直很好,他知道这些都是章远的功劳,也逐渐意识到自己的老师们就是在检验这事儿。谈话事件过去一周之后,林风终于得到了一个答案。他在放学前就被班主任留下,手里塞了一份厚厚的东西,拿着沉甸甸的。

“鼓乐队听说了你的事儿,”老班板着个脸,语气却难得的温柔,听得林风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最近成绩进步很大,他们打算破格收你。这是乐谱你收好,从下周开始参加培训。”

林风捧着那本沉得他手腕酸软的乐谱,整个人恍恍惚惚地,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道了谢告别老师走出办公室的。他每走一步都像踩在棉花上,下一秒大概就要摔了,冷不防身边伸出一只手拽住他。

“同学,你怎么走路又不看路?”章远笑眯眯地看着他。“上一次是抬着头不知道看什么,这次么低着个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风抬起头,后知后觉地看着他愣了一会儿。章远噗嗤一声笑出来,扯着他袖子往外走。

“傻。”他摇了摇头笑道,整双眸子全是亮堂堂的。

章远一路拽着他去了操场,临近放学,这地方还算安静,有高年级的学长学姐在跑步,一圈又一圈安静执着,旁若无人。林风仔仔细细地把乐谱装进包里,然后看到章远抬手把自己送上单杠,仗着腿长身高,把两条腿架在并排的两根单杠上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

“上来呀。”他垂着眼眸,对下面傻愣着的林风说,拍了拍单杠。“今天是个好日子,给你放个假。”

林风犹豫了一下,扔下书包学着他的样子也爬上来,乖巧地坐在其中一根上。他低头看了看躺在那儿的章远,少年额前刘海在偶尔漫卷拂过的风里被稍微掀起一个小弧度,眼睫翘起,好似凝固在时间里。

林风整个人还有点晕晕乎乎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来的运气。自然很大一部分大概要归功于章远,没有他林风可能考大学都难,别说什么实现理想了。他就这么安静地傻乎乎地坐在原地看着他,一切好像静止了,此刻他眼里只看得到章远。只有他。

章远终于睁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感觉怎么样啊?”

林风呆滞地扶着单杠,脸上一点一点慢慢爬上绯红,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像做梦……。”

章远伸手掐了一下他的脸,这动作他做了太多次,熟练得很,林风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躲开,但是还是强忍住了,整个人从头到脚一寸寸地憋着发颤的欲望,觉得自己快爆炸了。

“疼吗?”章远笑着,语气却是很温柔的,“疼就不是梦了。”

林风抿着嘴不知道接什么话,他觉得章远正在毫不自知地剥去他佯装镇定的那层外壳,用这点平平常常却暗藏亲昵意味的小动作和每一个在太阳底下闪光的眼神。林风勾着小腿,急躁地晃了两下,一时间嘴边涌出很多话,奈何他从小到大都不太会表达自己,所有的话也只是堵在喉咙里,淤积在心间。

“章远。”他最终说。“谢谢你。”

所有的东西此时只能凝成这一句话了,好像一句感谢就能概括掉他所有心里头翻来覆去的念想和纠结成团的顾虑,只这么一句话就能把年少心事的每一部分囊括在内。章远微笑,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么做,他撑着自己坐起来,和林风并排垂着腿,拍了拍他的背。

“没事儿。”章远轻快地说。“下周就打篮球比赛了啊,到时候记得来看我就行。”

林风看了看他,用力点头。操场上好像多了几个人来打球,开始慢慢地有人声往外冒。夏天的光线即使在即将日落时仍然充沛,从远处游游荡荡地倾泄过来,篮球架、奔跑的人、远处静默不动的巨大树冠和深色跑道,最后延伸到身边章远的脸上,无一不是明亮温暖的色泽。

林风后来再回想这一刻时,觉得自己当真是被什么东西魇住了。按理来说,他活了十七年都没积攒起这么多的勇气,这一刻他好像突然间从以前那个总把心事掐死在喉咙里的男孩子脱胎出来,成了新的一个人。

他说,“章远,我有话跟你说。”没等章远有任何反应他就迅速地接下去,好像稍微慢一点他就会忘记自己想要说什么一样。

“我觉得我喜欢你。”

有句话叫万事开头难,林风觉得着实有道理。这句话一出口他好像瞬间轻松了很多,周围的声音一下子听不见了,留下心跳声猛烈地撞击胸膛和一顿一挫的呼吸声还在锲而不舍地回响。章远看着他,一脸茫然,好像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啊?”他下意识地发出一个音节作为回答。

“我喜欢你。”林风猛地别过脸去,他已经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快烧起来了,耳根恐怕已经红得快和天边晚霞融为一体。“就是你想的那种喜欢。我不知道有多久了,可能有很久了,可能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

他闭上眼睛咬了下嘴唇,甚至不敢分出一点精力去感觉一下章远是不是在看着自己。主动表白的感觉一点也不好,他郁闷地想,压力重重,尴尬又狼狈,还得抱着一肚子忐忑不安。

章远好像死机了一样,僵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林风强忍住扭头看他一眼的冲动,手指紧紧地攥在一起,掐着自己掌心。不知道过去多久,可能有十秒或者二十秒,远处突然传来呼喊声,有人在喊章远过去。

“章远老班找你!”操场对面有几个人朝他们这边挥手,“你快去一趟!”

尴尬得快凝固成一团的气氛被这一喊解救了。章远大梦初醒般跳下单杠,不知道对着哪里说了句“我先走了”,慌慌张张地拎起地上的书包。他始终没抬起头来看林风一眼,甚至看起来有点六神无主,只在调头就跑之前搁下一句明天见。

林风不知所措地坐在单杠上,保持原来的姿势看着章远跑走。他慢慢地,慢慢地从单杠上滑下来,站在地面上,看着那个男孩子背影消失的地方,然后慢慢地举起双手捂住脸。

又搞砸了吗?林风麻木地想。这几天情绪起起伏伏太多,他的心像被挂在过山车的车头上,一会儿被甩上天一会被摁进地底,此时章远一走,整个世界好像只剩他一个人,顿时觉得好像最后一丝力气都被抽走,累得站都站不住。

又搞砸了吗?他让章远觉得不舒服了吗?也许他就不应该说出来,就应该让这件事烂在肚子里,章远可能会反感他厌恶他从此疏远他,变成和最初以嘲讽他为乐的人一样的一员。

林风封闭自我地这么自卑了十七年,好像从来没有一次是像此时一样难过到了极点,一口气喘不上来,堵得他几乎要哽咽。



接下里的数天里林风每一刻都如坐针毡。

他依旧每天上课下课,趴在位置上一个人看窗外发呆,章远依旧坐在他后面和别人嘻嘻哈哈地讲话,也依旧下课时经过他身边进进出出地走动。一切照旧,生活按着原本的轨迹运转,好像它一直以来都该是这个样子。

章远没有正面给他回应,也没有在放学后找他,篮球赛开幕在即,最后一节课一打铃他们一群男生就往外冲,要抢操场上的地盘练球。

林风每次都是趴在桌上,看着别人大呼小叫拖这个催那个,偶尔有人喊章远快点,他身后的男孩儿应了一声,拽过书包就匆匆地往外跑。他肯定会经过他的桌子边,所以林风可以大胆地从臂弯里抬起眼睛来看他,看着他匆匆忙忙地冲出去,背影只一晃就消失在门后面。

他一次也没有回头看林风一眼。

篮球赛在一周以后举行,林风遵守诺言,在人群里找了个空隙艰难地挤进去,开始满场的搜寻章远。他的身影总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找到——高个子修长骨架的少年,软软的额发在奔跑时散开,一跳一跳的,白色短袖下的手臂有力地绷紧,林风仗着自己视力好,甚至能看见他剪得圆润的指甲在太阳底下反射细微的光泽。

这是他喜欢的男孩子。林风怔怔地想。这就是他喜欢的男孩子,鲜亮又明媚,极力往上拔节的青葱树苗一般的男孩子,在太阳底下一站,要人命的光彩照人。

他静默地站在沸腾的人群中看完这一场对他而言其实毫无意义的篮球赛,想着在章远发现他之前偷偷跑走,但是他没能做到。比赛的结果他不关心,但是从班里同学的反应来看肯定是赢了,而且章远站在一群队友中央不断地被人拍肩拍背击掌拥抱,笑得眼睛眯成直直的一条线。林风看到他的笑,一时间走不动了,只会傻乎乎地呆立在原地瞅着他。

隔了两三层人群,章远突然好像内心有所感应似地转过头来,准确无误地对上林风的注视。他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还以为章远是在看自己这个方向上的什么人,紧张了一下思虑着要不要现在就跑,结果就看到章远和身边一个穿球衣的男生说了句什么,挣开把他团团围住的人群,走向林风所站的方向。

或者说是走向他。

林风差点现场当机,他手足无措地别开视线,在热闹嘈杂的人声里寻找着地上有没有什么可以供他长时间盯着消磨的东西。结果还没等他找到,就听见了章远凑近他的声音:“嘿。”

林风一个激灵抬起头来。

章远额上缀满汗,胸口还有点儿微微起伏,穿着蓝白球衣,露出长胳膊长腿,就这么看着他。目光直率毫无掩饰,透过阳光看过去,他的眼眸几乎像是透明无机质的玻璃球。

林风僵硬地立在原地,抬起头,在他看来对上章远的注视从来都是一件难事。章远似乎也很难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却又急于表达自己,以至于一直细细地咬着自己下嘴唇,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还是其他,他的脸色微微发红。

“陪我去坐一会儿吧。”最终章远说。

他们避开人群,离开热闹非凡的篮球场,一前一后地一路跑到操场另一头,两个人极有默契地一块儿跑向单杠。章远呼出一口气,身手矫健地爬了上去,林风犹豫了一下,也跟着爬上去,坐在离他几个手掌距离宽的位置。

一切似乎回到了一周前。林风老是觉得坐在这个地方,能够勾起上一次在这里发生的事情的回忆,这让他窘迫又狼狈,恨不得把脸遮住不让章远看见。

“总觉得一个星期没和你讲话了。”章远率先开口,声音难得听上去细声细气的。“那个,我……我不是故意不理你的。”

林风垂着头,轻轻摇了摇头。“没事。”

章远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无措的慌张和忐忑来,似乎很紧张,不停地曲起指节摸自己的嘴唇。林风心里暗暗地觉得他这小动作很可爱,但也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你……你来看我打篮球了。”章远干巴巴地没话找话,林风点点头,抬起眼睛,看着远处连成一片的绿意葱茏的树冠。

“嗯。我答应过你的。”

他们同时静默下来,气氛说不说有多尴尬,反而好像还挺安静祥和的,不过也只有那么一瞬。蓦地有风,树叶间哗啦啦的响动被传送得很远,林风觉得自己也和这些树一样在难以自制地颤抖。

“我……”

“你——”

同时开口同时止住,章远触了电似的缩了一下,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你先说。”

林风重新垂下头,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和撒腿就跑的野马一样狂跳起来。“你先说吧。”

章远顿了一下,没再矫情。“好,那我先说。”他微微地拔高了一点声音,显得和刚才那种细细的声音不太一样,更像是原来的章远了。“你……咳,你上次跟我说的话,我这几天一直在想。”

林风凝在风里一动不动的睫毛无法自制地颤了颤。

“平心而论,我不懂什么叫做喜欢。”章远慢慢地,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他抬着头,一开始看着远处,那片被林风一块儿注视着的树冠在风里轻晃,阳光打得它们熠熠地闪着光,从夏日峥嵘的绿意里生出些许璀璨来。“因为我没法儿准确地去定义这个词。但是,如果,”他转过头来看林风,目光是实打实的,有着林风能够感觉到的力道和热量。“如果我有的这种感觉,和你说的是一样的,那么我可以给你一个肯定的回复。”

“我也喜欢你。”

“是和你一样的那种喜欢。”

他一口气说完这些话,安静地住嘴了,整张脸清晰可见地红得彻底,从耳朵尖到脖子根,每一处都染得通红。林风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只知道僵硬地转过头,看到他满脸通红地垂着眼,唇线抿成细细的一条,明亮双眼仿佛星星掉进了茫茫大海里,是闪烁的。

林风被不知名的东西撑得满心满腹都是饱满的,他猛地扭过头,缓慢地抬起一只手遮在脸上,咬着嘴唇压下嘴边的笑。章远看了他一眼,心跳骤乱。

“哎……你干嘛啊?”他遮遮掩掩地问道。

林风憋得浑身颤抖,最终只是遮着脸细细地挤出一句:“我,我缓缓,太,太高兴了。”

章远愣了一下,噗嗤一声笑出来。透过这个男孩子颤抖的手背他能看见他唇边抑制不住的笑意,如果他没压着,可能会看到他露出那种和同龄人没什么两样的快乐的大笑吧,毫无顾虑、满身轻快,少年人容易满足,再加上一点旁人欢喜的感染,林风看上去就和任何一个十七岁的男孩子没有区别,是鲜活的、干净的、喜怒哀乐溢于言表的。

章远好像一下子释然地放下了什么,咧开嘴,伸手轻车熟路地要去拧他:“看把你嘚瑟的,不就是回应一下你的表白嘛,出息。”

林风要挡他,随即收回手露出笑意充溢的脸庞,他本身长得很好看的五官因为这点笑意和精神气,终于显出了原本应有的俊秀气质。章远看得一愣一愣的,原本一直酷炫狂拽的人设此时绷不住了,脸红得又深了一个度。

“咳……那个,你要不要吃冰淇淋?”章远迅速移开目光转移话题,但是整颗心都坠进了“林风原来长得这么好看”这件后知后觉的事情里,有点恍惚。

林风看着他笑:“好啊。”

放学时间还没到,于是他俩翻墙出去到路边摊上买冰淇淋吃,一个香草一个草莓的,林风爱吃甜,章远把草莓那个给了他。粉红色的冰淇淋球看起来怪少女的,林风一边舔冰淇淋一边莫名其妙地觉得这感觉前所未有的奇妙——也许是因为这是章远给他买的。

少年人的心动真是件神奇的事情,后来他总这样想,任何一点点无关痛痒的小事都会因为另一个人变得盛大空前。

他们坐在操场的一隅,肩并着肩,树荫剪碎蓝色的天幕,把一块块的光影投到人脸上。章远把头往后靠在墙上,眯着眼睛,林风有那么一瞬以为他睡着了,侧头去看,却看到章远睁着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自己。

林风的心狂跳,一瞬间有点头重脚轻。“怎么了……?”

章远唔了一声,掩饰地挪开目光:“没什么……突然发现你长得其实很好看。”

林风猛地陷入愕然,手一抖,蛋筒上吃了一半的冰淇淋球直接掉下来了。

章远也愕然了,然后开始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林风无助地攥着空空的蛋筒,有点无奈又有点好笑地看着他。

“哎呀你真是……”章远笑得腾出一只手抹了把眼睛。“我说真的啊,没逗你玩。”

林风小声地哦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转过脸去掩饰脸颊的升温,就冷不防被一个没舔几口的白色冰淇淋球怼到鼻子底下。他惊异地看了看章远,后者勾着嘴角冲他笑。

于是林风试探着就着他的手舔了一口,香草味的甜没有草莓那么重,是一丝丝往外渗透的甜。他含着满嘴的冰淇淋,抬起眼睛,对上章远专注的注视。他的眼睛里有风和整个夏天,把眼前人满心的喜欢倒映得清澈又明朗,似乎全世界所有星辰和灯火都比不上他。

“甜吗?”章远问。

“嗯。”林风点点头,学着他的样子弯起嘴角。“好甜。”



end





*还是注明一下万一真的有人真的没经历过非主流青春期(……):标题的真正含义请把它倒过来念。


感谢各位老师和小天使们的喜欢,给我的评价都太高了啊实在受不起5555我觉得我没把两个天使写崩已经就很不错了,至于感情其实我很苦手的,如果真的有表现出来那种青春的恋爱感就好了!TUT

今天晚一点或者明天可能会有个番外掉落,讲点两个小男孩长大以后的故事。

再次感谢您的喜欢。(捧心口)



评论(101)
热度(717)

© db-halfaheart | Powered by LOFTER